用(yong)戶名︰密(mi)碼︰
改革(ge)探索(suo)

從“經(jing)濟建設型(xing)政府”轉向“公共(gong)服務(wu)型(xing)政府”的(de)建議(14條)

作者(zhe)︰  時(shi)間︰2020-05-31

按語︰

 

    十七年前,在(zai)2003年SARS非(fei)典疫情背景下,中國(海南)改革(ge)發展研究院以“警鐘——中國︰SARS危機與(yu)制度que)涓ge)”為題(ti)出版了2003年轉軌(gui)研究報告,並于(yu)2003年6月提出“從經(jing)濟建設型(xing)政府轉向公共(gong)服務(wu)型(xing)政府”的(de)相關建議。為廣泛征(zheng)求(qiu)專家意(yi)見、凝(ning)聚共(gong)識,中改院在(zai)2003-2006年先後6次召開國際研討會,專題(ti)討論公共(gong)服務(wu)型(xing)政府建設問(wen)題(ti),呼吁(yu)加快建設公共(gong)服務(wu)型(xing)政府

 

   “經(jing)濟建設型(xing)政府”轉向“公共(gong)服務(wu)型(xing)政府”的(de)建議(14條)

  中國(海南)改革(ge)發展研究院課題(ti)組 

2020年05月31日

    

  SARS危機是我國改革(ge)發展進入新階段(duan)遇(yu)到的(de)一(yi)次突(tu)發性公共(gong)事件。它反映出我國改革(ge)發展實踐中的(de)某些具體(ti)偏(pian)差,反映出我國政府在(zai)公共(gong)衛生、尤其是農(nong)村(cun)公共(gong)衛生等社會事業(ye)方面的(de)欠帳太多(duo)。從SARS危機中吸取教訓dan) 罹呤抵市緣de)行動步驟是加快政府改革(ge),實現由經(jing)濟建設型(xing)政府向公共(gong)服務(wu)型(xing)政府的(de)轉變。

   一(yi)、從“經(jing)濟建設型(xing)政府”轉向“公共(gong)服務(wu)型(xing)政府”是新階段(duan)我國改革(ge)發展的(de)客觀要求(qiu)

  1、從“經(jing)濟建設型(xing)政府”轉向“公共(gong)服務(wu)型(xing)政府”,是經(jing)濟社會協調發展的(de)迫切要求(qiu)。經(jing)濟建設型(xing)政府,比照傳統(tong)計劃(hua)經(jing)濟體(ti)制下的(de)政府職能,是一(yi)個(ge)重大的(de)進步。從改革(ge)的(de)要求(qiu)說(shuo),這又zhong)荒蓯且yi)個(ge)過渡。在(zai)市場經(jing)濟條件下,經(jing)濟建設型(xing)政府有兩個(ge)嚴(yan)重的(de)誤區︰一(yi)是政府長期作為經(jing)濟發展的(de)主(zhu)體(ti)力量,起主(zhu)導作用(yong);二(er)是不恰(qia)當地把(ba)本應由政府或(huo)政府為主(zhu)提供的(de)某些公共(gong)產品,如農(nong)村(cun)公共(gong)衛生,推向市場,推向社會。國內外大量kang)de)實踐證明,長期以GDP經(jing)濟增長為主(zhu)要目(mu)標,忽視經(jing)濟社會協調發展和社會公平的(de)增長是一(yi)種(zhong)不可持續的(de)增長。 

       2、從“經(jing)濟建設型(xing)政府”轉向“公共(gong)服務(wu)型(xing)政府”,是我國市場化改革(ge)進程的(de)必然選擇(ze)。我國市場化改革(ge)走(zou)到今天,已(yi)為建立公共(gong)服務(wu)型(xing)政府奠定了重要的(de)基礎。第一(yi),市場經(jing)濟的(de)主(zhu)體(ti)是企業(ye)而(er)且主(zhu)要是民(min)營企業(ye),政府不hui)Φ幣膊豢贍茉zai)充當經(jing)濟建設的(de)主(zhu)體(ti)力量。第二(er),政府主(zhu)導型(xing)的(de)市場經(jing)濟是不成(cheng)功的(de),日本也好,韓國也好,都(du)為此付出了shun)林氐de)代價。從政府主(zhu)導型(xing)經(jing)濟向市場主(zhu)導型(xing)經(jing)濟轉變,是市場化改革(ge)的(de)必然趨勢。第三(san),政府是市場經(jing)濟的(de)服務(wu)者(zhe)而(er)不是審(shen)批者(zhe),政府的(de)主(zhu)要職責(ze)是創造市場經(jing)濟發展的(de)大環境,維護市場經(jing)濟秩(zhi)序,為經(jing)濟發展提供有效的(de)宏觀調控。為此,從審(shen)批型(xing)經(jing)濟向服務(wu)型(xing)經(jing)濟轉變,是一(yi)個(ge)需要盡快解決(jue)的(de)重大問(wen)題(ti)。第四,政府不是國有企業(ye)的(de)“婆(po)婆(po)”,也不能充當國有企業(ye)的(de)“老xi)濉保國有資產市場化是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的(de)正確途徑。無(wu)論從哪一(yi)個(ge)方面說(shuo),我國的(de)市場化改革(ge)都(du)對(dui)建立公共(gong)服務(wu)型(xing)政府提出了一(yi)系列新的(de)要求(qiu)。另(ling)一(yi)方面,也只hui)型(xing)貧  笆shi)轉變以GDP為中心(xin)的(de)經(jing)濟管理模式,通過為經(jing)濟發展營造良ji)玫de)法規政策環境和有序競爭的(de)秩(zhi)序,加大公共(gong)管理力度,保證公共(gong)產品和公共(gong)服務(wu)的(de)充分(fen)供給,才能為經(jing)濟增長提供新的(de)動力。

   3、從“經(jing)濟建設型(xing)政府”轉向“公共(gong)服務(wu)型(xing)政府”,是新階段(duan)我國政府職能轉變的(de)基本目(mu)標。我國經(jing)濟轉軌(gui)時(shi)期,政府在(zai)發展經(jing)濟中的(de)作用(yong)十分(fen)重要。但是,市場經(jing)濟發展到一(yi)定階段(duan),隨著社會不確定因素的(de)逐步增多(duo),政府就(jiu)要強化其公共(gong)服務(wu)的(de)職能。在(zai)SARS 危機之初,政府出現應對(dui)機制不健全,某些地方和政府部門(men)工(gong)作不力,反映chen)俗 gui)進程中政府職能的(de)現狀,即經(jing)濟建設的(de)職能比較強,公共(gong)服務(wu)的(de)職能相當bei)bo)弱。SARS危機告誡我們,政府把(ba)自己(ji)的(de)主(zhu)要職責(ze)放到管理社會公共(gong)事務(wu)、提供有效的(de)公共(gong)服務(wu)方面,才能使社會發展與(yu)經(jing)濟發展同步進行,才能夠hui)行?賾Χdui)各類突(tu)發性公共(gong)事件。

  20多(duo)年改革(ge)開放沒hui)欣吹de)及解決(jue)的(de)大量社會問(wen)題(ti),如仍(reng)然在(zai)困擾(rao)我國社會穩定的(de)貧困問(wen)題(ti),收入分(fen)配差距不斷擴大導致的(de)“兩極分(fen)化”問(wen)題(ti),社會保障體(ti)系建設明顯滯後,日趨突(tu)出的(de)失業(ye)問(wen)題(ti),農(nong)民(min)增收困難、負(fu)擔(dan)過重、長期背負(fu)制度性歧視的(de)問(wen)題(ti)等,導致相當bei)壤de)人民(min)群眾感到就(jiu)業(ye)不安全,收入不安全,養老不安全,社會不安全,構成(cheng)了su) 鼻懊媼俚de)巨(ju)大社會壓力。

  保護廣大人民(min)群眾的(de)就(jiu)業(ye)安全、收入安全、養老xi)踩  】kang)安全,建設有效的(de)公共(gong)衛生服務(wu)體(ti)系dan) 菇ㄒ勻跏迫禾ti)為主(zhu)要服務(wu)對(dui)象的(de)社會保障網(wang)絡,完善危機管理制度和危機處理機制,維護整(zheng)個(ge)社會的(de)穩定與(yu)安全,都(du)是政府應當提供的(de)公共(gong)服務(wu)產品。

    

  二(er)、實現“經(jing)濟建設型(xing)政府”向“公共(gong)服務(wu)型(xing)政府”轉變的(de)主(zhu)要任務(wu) 

  4、確立社會目(mu)標優先于(yu)經(jing)濟目(mu)標的(de)原則,加快完善政府的(de)社會公共(gong)管理職能。根據SARS危機的(de)經(jing)驗教訓dan)  澳蘢 淠mu)前的(de)重點是︰第一(yi),實現從優先于(yu)經(jing)濟目(mu)標向優先于(yu)社會目(mu)標的(de)轉變,在(zai)指導思想上高(gao)度關注(zhu)實踐中xing)tu)出的(de)重大社會矛盾和社會問(wen)題(ti)。我國正處在(zai)經(jing)濟轉軌(gui)和社會轉型(xing)的(de)關鍵時(shi)期,各種(zhong)社會利益關系的(de)調整(zheng)和社會重大問(wen)題(ti)的(de)解決(jue),是實現經(jing)濟增長的(de)重要前提。伴隨經(jing)濟的(de)快速增長,迫切需要解決(jue)好失業(ye)、收入差距、城(cheng)鄉差距、社會弱勢群體(ti)保障、腐(fu)敗等問(wen)題(ti),創造良ji)玫de)社會環境。第二(er),建立和完善靈活、有效的(de)社會危機管理機制。從危機預警、各類預案的(de)準備,到危機下的(de)統(tong)一(yi)、協調指揮(hui)機制建設,都(du)應當作為政府的(de)重要公共(gong)職能,加快完善。第三(san),加大對(dui)基礎教育、公共(gong)衛生等基本公共(gong)產品和服務(wu)的(de)供給及基礎設施投入。

  5、改革(ge)投資型(xing)財(cai)政體(ti)制,加快公共(gong)型(xing)財(cai)政體(ti)制建設。由于(yu)歷史(shi)的(de)原因,我國現行財(cai)政體(ti)制存在(zai)結構性缺(que)陷,總(zong)體(ti)上說(shuo),還(huai)是一(yi)個(ge)經(jing)濟投資型(xing)財(cai)政體(ti)制。社會發展投入佔(zhan)財(cai)政支出的(de)比例沒hui)忻饗栽黽櫻 械de)還(huai)有所減少;huai) 嫘醞蹲氏金mu)中,衛生、體(ti)育和社會福利業(ye)、教育文mu) 人zhan)比例過小。為此,應當加快建立公共(gong)型(xing)財(cai)政體(ti)制,構建政府履行公共(gong)服務(wu)職能的(de)制度基礎。

  我國實行的(de)是社會主(zhu)義制度,解決(jue)社會公正、公平,建立有效的(de)社會保障制度,實行既符合基本經(jing)濟制度,又有利于(yu)市場經(jing)濟發展的(de)社會福利政策,是政府應當而(er)且必須向社會提供的(de)公共(gong)產品。公共(gong)財(cai)政不僅是保障政府公共(gong)產品供給的(de)制度安排,也是化解社會矛盾、減少社會風險、保持國家長治(zhi)久安的(de)制度基礎。目(mu)前,完善公共(gong)型(xing)財(cai)政體(ti)制,應當從解決(jue)最緊(jin)迫的(de)問(wen)題(ti)入手(shou)︰一(yi)是要重構國家對(dui)公共(gong)衛生的(de)責(ze)任體(ti)制,加強公共(gong)衛生和醫(yi)療基礎設施建設,不斷加大公共(gong)衛生在(zai)財(cai)政總(zong)支出中的(de)比例。二(er)是要加快建立和完善統(tong)一(yi)hui)行?de)醫(yi)療保障體(ti)制。三(san)是重建農(nong)村(cun)的(de)合作醫(yi)療體(ti)系dan) 饈且yi)項十分(fen)重要且非(fei)常困難的(de)緊(jin)迫任務(wu)。

   6、適應開放社會和履行公共(gong)職能的(de)要求(qiu),從封閉zhao)偷de)行政體(ti)制向公開、透明的(de)行政體(ti)制轉變。SARS危機把(ba)公民(min)對(dui)社會事務(wu)的(de)知情權提到了su) ㄉ柚邢嗟敝匾 de)位置。在(zai)現代社會,公共(gong)信息與(yu)每一(yi)個(ge)公民(min)的(de)利益直接相關,具有廣泛的(de)社會性。公共(gong)信息還(huai)有極強kang)de)時(shi)間性,尤其是突(tu)發性事件的(de)公共(gong)信息,稍事耽(dan)擱都(du)會對(dui)社會造成(cheng)不可估量kang)de)危害(hai)。因此,必須建立信息公開制度,讓全社會及時(shi)了si)夤 gong)信息,由此提高(gao)全社會應對(dui)各類突(tu)發性事件的(de)能力。包括公共(gong)信息在(zai)內的(de)公共(gong)服務(wu)和公共(gong)產品是面對(dui)全社會的(de),應當向全社會公開。公開政務(wu)、公開政情是政府有效履行公共(gong)服務(wu)職能的(de)重要保障。目(mu)前,重要的(de)是要盡快出台信息公開的(de)相關立法,加強政務(wu)公開的(de)制度化、法制化建設。

   7、從行政控制型(xing)體(ti)制向依法行政型(xing)體(ti)制轉變,真(zhen)正實現法治(zhi)政府。我國的(de)改革(ge)開放走(zou)到今天,政府與(yu)社會的(de)關系、政府與(yu)老xi)儺盞de)關系、政府與(yu)市場的(de)關系都(du)發生了深刻的(de)變化。從權力社會向能力社會的(de)轉變,從國家社會向公民(min)社會的(de)轉變,從全能政府向有限政府的(de)轉變,從單向控制的(de)行政體(ti)制向協商合作的(de)管理機制的(de)轉變,都(du)是我國社會生活中正在(zai)發生和變化的(de)事情。我國社會關系的(de)日益深刻變化,已(yi)對(dui)公共(gong)服務(wu)的(de)相關立法提出了迫切要求(qiu)。加快公共(gong)服務(wu)的(de)相關立法,不僅是政府職能轉換的(de)需要,更是社會生活對(dui)國家、對(dui)政府提出的(de)現實要求(qiu)。推進依法行政的(de)一(yi)項重要任務(wu),就(jiu)是要從上至下加強政府官員的(de)法律(lv)意(yi)識du)逃Syu)此同時(shi),還(huai)要建立嚴(yan)格的(de)法律(lv)問(wen)責(ze)制。依法行政的(de)核心(xin)是依法治(zhi)吏、依法治(zhi)權,尤其是涉及到關系社會事務(wu)的(de)公共(gong)權力。當前最緊(jin)迫的(de)任務(wu)是,著手(shou)zhong)鴆絞迪志jue)策咨詢的(de)法定化,建立有公民(min)代表和專家參加的(de)咨詢委(wei)員會制度。此外,要積極推進行政程序、行政執法和政策評價的(de)法定化。

   8、從條、塊分(fen)割的(de)行政體(ti)制向統(tong)一(yi)、協調的(de)行政體(ti)制轉變,真(zhen)正建立高(gao)效政府。SARS危機再(zai)一(yi)次暴(bao)露了我國現行條、塊分(fen)割的(de)行政管理體(ti)制的(de)種(zhong)種(zhong)弊端。在(zai)現行的(de)行政體(ti)制下,不僅某些經(jing)濟事務(wu)存在(zai)條、塊分(fen)割的(de)問(wen)題(ti),在(zai)教育、公共(gong)衛生、社會保障等諸多(duo)社會事務(wu)方面也存在(zai)著嚴(yan)重的(de)條、塊分(fen)割問(wen)題(ti)。這說(shuo)de)鰨 又醒氳降胤礁骷墩  行?羋男泄 gong)服務(wu),必須徹底(di)克服現行條、塊分(fen)割行政體(ti)制的(de)嚴(yan)重弊端,嚴(yan)格實行公共(gong)服務(wu)的(de)“屬地管理”原則,依法授予地方政府處理突(tu)發性事件和各類社會危機的(de)統(tong)一(yi)指揮(hui)協調權力。

  依法明確界定中央與(yu)地方的(de)職責(ze)權限,建立中央與(yu)地方的(de)合理分(fen)zhi)ㄌti)制,是我國政府改革(ge)的(de)重大任務(wu)。我國是一(yi)個(ge)大國,各地方的(de)情況差異很大。在(zai)保證中央政府統(tong)一(yi)領導的(de)前提下,應當充分(fen)賦予地方處理和解決(jue)公共(gong)事務(wu)、應對(dui)突(tu)發性事件的(de)事權,並對(dui)yuan)俗齔雒魅返de)法律(lv)規定。在(zai)這方面,我們還(huai)面臨著一(yi)系列的(de)改革(ge)課題(ti)。例如,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(de)事權劃(hua)分(fen)問(wen)題(ti),地方的(de)立法權問(wen)題(ti),干部kang)de)管理權限問(wen)題(ti),公眾對(dui)政府的(de)監督(du)問(wen)題(ti)等。SARS危機後,我們要充分(fen)吸取教訓dan) 游夜de)實際出發,理順(shun)中央政府與(yu)地方政府的(de)關系。

    

  三(san)、實現從“經(jing)濟建設型(xing)政府”向“公共(gong)服務(wu)型(xing)政府”轉變的(de)相關措施

   9、在(zai)國家相關立法中進一(yi)步明確政府的(de)公共(gong)服務(wu)職能。根據我國市場化改革(ge)進程對(dui)政府職能轉變提出的(de)客觀要求(qiu),應當在(zai)相關立法中明確規定社會主(zhu)義市場經(jing)濟條件下政府的(de)公共(gong)服務(wu)職能定位。

   10、完善和逐步加強人民(min)代表大會對(dui)政府行使公共(gong)權力、履行公共(gong)職責(ze)的(de)監督(du)機制。這包括優化人大代表結構,尤其是人大常委(wei)的(de)結構,增加專家型(xing)專職人大常委(wei)。要逐步減少人民(min)代表中的(de)政府官員bei)壤 鈧zhong)改變政府自我評價、自我監督(du)的(de)體(ti)制弊端,從制度上監督(du)保證公共(gong)服務(wu)型(xing)政府“心(xin)為民(min)所系dan) ㄎ min)所用(yong),利為民(min)所享”bo)/span>

   11、加快培育社會組織(zhi)。在(zai)現代開放社會,各類社會組織(zhi)在(zai)社會公共(gong)事務(wu)中有著政府不可替代的(de)重要作用(yong),是社會治(zhi)理結構中的(de)重要力量。強kang)髡  gong)服務(wu)過程的(de)公開和透明,就(jiu)是要打破傳統(tong)體(ti)制下政府對(dui)公共(gong)事務(wu)的(de)壟斷,鼓(gu)勵和支持各類社會組織(zhi)參與(yu)社會事務(wu),發揮(hui)其重要作用(yong)。我國的(de)改革(ge)開放走(zou)到今天,社會組織(zhi)同政府、企業(ye)共(gong)同構成(cheng)了現代社會結構的(de)三(san)大支柱。積極發展各類社會組織(zhi),既是社會發展的(de)客觀需要,又是政府有效履行公共(gong)服務(wu)職能的(de)重要條件。 

       12、加快完善公共(gong)財(cai)政制度,為構建公共(gong)服務(wu)型(xing)政府奠定財(cai)務(wu)基礎。嚴(yan)格各級財(cai)政的(de)預、決(jue)算制度,嚴(yan)格各級人大及其常委(wei)會對(dui)財(cai)政預、決(jue)算的(de)審(shen)議和批準,保證財(cai)政制度的(de)公共(gong)服務(wu)目(mu)標。

        13、進一(yi)步加強政府行政管理體(ti)制和政府機構的(de)改革(ge)與(yu)調整(zheng)。今年年初的(de)政府機構改革(ge),促進了su) jing)濟管理模式的(de)深刻變化,在(zai)一(yi)定程度上弱化了經(jing)濟建設型(xing)的(de)政府職能定位。但是,政府機構設置與(yu)建立公共(gong)服務(wu)型(xing)政府的(de)要求(qiu)還(huai)有相當大的(de)距離。建立高(gao)效率的(de)行政體(ti)制,還(huai)包括建設一(yi)支高(gao)素質的(de)公務(wu)員隊(dui)伍,這些方面的(de)改革(ge)都(du)還(huai)有很長的(de)路要走(zou)。 

   14、加強政務(wu)公開。政府公共(gong)服務(wu)的(de)對(dui)象是社會、是老xi)儺鍘V揮(hui)薪    ?該韉de)制度,才能把(ba)政府的(de)公共(gong)服務(wu)置于(yu)社會和老xi)儺盞de)監督(du)之下。在(zai)改革(ge)和完善政府決(jue)策機制中,應當逐步提高(gao)決(jue)策過程的(de)透明度。要抓緊(jin)建立政府決(jue)策項目(mu)的(de)預告制度和重大事項的(de)社會公示制度,建立和完善在(zai)社會各階層(ceng)廣泛參與(yu)基礎上的(de)政策听證制度。

來源(yuan):《警鐘》 [關閉] [收藏] [打印]

我也來評論 文明上網(wang),理性發言(yan)!   查看所有評論
中國改革(ge)論壇中國改革(ge)論壇© 百乐彩中國改革(ge)論壇網(wang) 版權所有 不得(de)轉載 瓊ICP備10200862號(hao) 主(zhu)辦單位︰中國(海南)改革(ge)發展研究院
建議用(yong)IE5.5以上xi)奼句 技(ji)術支持︰99彩票代理北(bei)京拓爾(er)思信息技(ji)術股份(fen)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(dian)話︰12377 0898-66189066 舉報郵箱︰info@cird.org.cn 技(ji)術支持︰0898-66189066
上海快三注册 | 下一页